欢迎访问:在线点播人妻偷拍欧美国-产偷拍综合亚洲在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肛虐生䞇俱乐部】6

第六章刑具与美肛的适合性!
                (1)
  有着超过一公升瓶子两倍大容量的巨大浣肠器,让有理子感到了生不如死。
几乎快到有理子腰肢的宽度,而且巨大的玻璃筒上也刻上了到三千CC的刻度。
  有理子的身体无法停止的哆嗦着。
  「……住,住手……不要,不要用那种东西……不要……」
  有理子美丽的眼睛抽搐,几乎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
  「你在说什么啊?其实心里是想要用这么大的东西来浣肠的吧。就是因为这
样所以才特别订购的啊,有理子。」
  「不,不是的……」
  「呵呵呵,可是有理子的屁眼,好像正在说赶快来试试看吧。」
  濑岛窥视着有理子美丽的容貌,得意的笑着。嘴边的鬍子轻轻的飘动,金框
眼镜深处的目光也漂浮着浓厚的嗜虐欲情的色彩。
  「不要……」
  有理子惊慌失措的避开了濑岛的视线。
  有理子被濑岛的手指慢慢搓揉的肛门,好像催淫膏已经起了效用,火热膨胀
的变的柔软。这使的有理子变得更加的害怕。
  「……饶,饶了我……只有这个……」
  在有理子的身后手铐框啷框啷的响着,扭动着腰肢想要躲开濑岛的手指。
  「不要乱动,太太。乖乖的让老大给你浣肠。不这么的做的话,你之后就永
远的在也见不到孩子了喔。」
  因为店里的三位客人正看着,所以长山在有理子的耳边用低沈的声音低语。
  有理子的身体惊吓的僵硬,依靠似的看着长山。
  然后紧紧的咬着了颤抖着的嘴唇。
  无论是多么的令人作呕,只要一提到孩子的事,就没办法抵抗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成人用品店的老闆从里面拿来了大量的醋。长山用巨大的浣肠器
开始吸取时,有理子「咿!」的倒吸了一口气。
  「怎,怎么这样……」
  有理子紧咬着的牙齿咖搭咖搭的作响。
  「呵呵呵,屁眼可是看起来很高兴的开始抽搐了喔,有理子。」
  虽然有理子的肛门是因为害怕而一阵阵不断的紧缩,可是对濑岛而言,那看
起来却像是想要咬住什么东西般的喘息。
  「有理子的屁眼,也必须要做一下吞入大量的醋的准备呢。」
  这么的说的濑岛,用橡胶管代替手指,压在肛门上。
  那是个装有气球的导管。导管渐渐的沉了下去。有理子已经像是融化般柔软
的肛门,很顺滑的接纳了。
  「呵呵呵,有理子真的很喜欢浣肠啊。居然买了这么多东西。」
  「那,那样……啊啊……饶了我……」
  「原来如此,这样子让气球膨胀起来的话,无论注入多少的醋就都不用担心
会漏出来了。」
  濑岛将卷绕着导管的气球深深的插入了有理子的肛门里,握着橡胶球开始将
空气注入。
  「啊……啊啊,不要,啊啊!……」
  气球在肛门里膨胀起来的异样的感觉,使的有理子的眼睛像是失去了视力般
的变得漆黑。
  有理子的双膝和穿着高跟鞋的脚咖搭咖的的颤抖,腰肢也痉挛了起来。
  「怎样啊,有理子。可以感觉到气球在屁股里面膨胀起来了吧,呵呵呵。」
  「不要……啊啊,啊喔……」
  「差不多膨胀到这样的程度就够了吧,有理子?」
  濑岛好不容易的将握着橡胶球的手松开。
  有理子的肛门已经很牢固的咬着了橡胶的导管。因为里面的气球膨胀了起来,
所以及使拉扯着也拉不出来。往下垂的导管,简直就像是一条尾巴一样。
  「啊啊,怎么这样……」
  有理子发出了哭声,摇甩着黑发。
  有理子往后看的眼里,可以看见超短迷你裙被卷起后,暴露出来的自己的白
皙双臀。双臀低垂着摇晃的橡胶管,在那前面蹲伏下来得意洋洋的笑着的濑岛,
还有聚集在左右的老闆和三位客人,正目不转睛的窥视着。然后濑岛从长山那里
接下了巨大的浣肠器。
  「这样子就可以尽兴的给有理子浣肠了啊,呵呵呵。」
  濑岛高兴似的舔着舌头。吸满了醋的玻璃筒,十分的沈重。
  像是抱住般的拿着,嘴管的前端接上了橡胶管。
  「不,不要啊!」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本能的想要逃跑。
  但是却很快的就被长山给捉住。
  「不要,不要!……放开我!……」
  「嘿嘿嘿,可爱的孩子不管变成怎样都没关系吗?」
  「啊啊……」
  有理子身体力量被抽离。只能肩膀颤抖着,因为绝望和恐怖而低声的啜泣。
  ***********************************
                (2)
  被拉扯的带回濑岛面前的有理子,手上的手铐被拉向了从天花板垂下来的铁
炼。
  背后的双手被吊起使的上半身向前倾倒,有理子的身体即使不愿意也无法阻
止被摆成双臀向后突起的姿势。
  「长了一条尾巴,又变得更加的性感了呢,太太。」
  长山将超短的迷你裙完全卷起,在有理子暴露出来的赤裸双臀上拍打着。
  「老大,还没开始彻底痛苦的浣肠,太太就已经高兴的哭了出来了呢。」
  「呵呵呵……」
  粗大的浣肠器的嘴管前端,被接上了从有理子的肛门垂下来的橡胶管。
  「啊,啊啊……啊啊……」
  (啊啊,小由美……)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牙齿,拼命的在脑里寻求着自己孩子的身影。
  「呵呵呵,有理子,我会慢慢的注入的,所以要好好的享受喔。」
  濑岛舔着舌头的微笑,擦拭了一下手心中的汗水后,就握住了粗大的帮浦。
  「不要……好可怕!……」
  感到万分恐惧的有理子,已经没有对老闆和三位客人那专注的窥视感到在意
的余力了。
  玻璃发出了「叽!叽!」的响声,粗大的帮浦开始被慢慢的压下。玻璃筒里
的醋冒起了可怕的气泡,咕噜咕噜的被注入着。
  「啊啊!……啊喔!……」
  有理子的腰肢惊吓的变得僵硬,哆嗦的颤抖着,左右挥甩着黑发,身后被手
铐铐住吊起来的手,也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不断的开开握握着。
  「饶,饶了我吧……啊啊……」
  「怎样啊,有理子,可以感觉到已经进去了吧。要仔细的品味喔。」
  「……不要……呜,呜喔……」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
  强烈的刺激从身体的芯到脑顶烧起了一把大火。
  「啊……啊啊!……不要……咿!咿!……」
  「很好听的哭声啊,有理子。已经高兴的哭出来了吗?」
  「……饶了我……啊啊,咿,咿!……」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扭动着哆嗦颤抖的腰肢,膝盖无力的摇摇晃晃的。
  很快的,被醋灼烧的直肠里便意鼓胀了起来,有理子已经无法顺畅呼吸了。
  「呜,呜喔……好痛苦!……」
  紧咬着嘴唇的呻吟,接着又像是忍不住般张开了口的喘息,然后又「咿咿」
  的绞紧了喉咙。
  「啊,啊啊!好痛苦!……呜呜喔……受,受不了了啊!咿!咿!……」
  「呵呵呵,那样的痛苦很棒吧,有理子。接下来会更加的无法忍受喔。」
  濑岛可以说是无法控制的高兴得意的笑着,继续慢慢的压着粗大的帮浦。
  虽然粗大的帮浦只被稍微的压下,可是突然的就已经注入了三十CC。
  「啊,呜喔,呜呜喔……好痛苦!……太痛苦了呀!……」
  从哆嗦颤抖着的身体里,喷出了苦闷油腻的汗水。
  「可,可以,饶过我了吧!……咿!咿!……好痛苦!」
  「呵呵呵,才八十CC而已喔,有理子。不是才刚开始而已吗?」
  濑岛哧笑的说,并没有让压着粗大帮浦的手停下来。
  「嘿嘿嘿,被浣肠时的太太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性感了啊。」
  长山窥视着有理子的脸孔,舔着舌头说。
  老闆和三位客人也都眼里佈满了血丝,忘我的注视着有理子。
  长山也绕到有理子双臀的位置,得意洋洋的窥视着紧紧咬着橡胶管的肛门。
  「不过这也真是个巨大的浣肠器啊。能被这样子的浣肠,太太实在是很幸福
啊。」
  「呵呵呵,在这之前用的都太小了。就是要这样子的做,才会涌起正在被浣
肠的真实感啊。」
  濑岛也破脸而笑了。
  但是对有理子来说,这是使的全身和黑发都湿淋淋的佈满了汗水的难受和羞
耻的折磨。
  「好痛苦!……呜,呜喔,可以,饶了我了吧……好痛苦!……」
  「有那么的痛苦吗,有理子。这样的屁股是最适合痛苦的浣肠的喔。」
  「……已经,已经不要了……饶了我,求求你!……呜喔,呜呜喔!」
  有理子的哀怨被苦闷的呻吟和喘息声给吞没了。
  猛烈的刺激,以及鼓胀起来的便意,使的恶寒在有理子佈满了汗水的身体上
无法控制的扩散着。
  每次双膝和穿着高跟鞋的脚咖搭咖搭的像是要失去力量时,都会被长山的手
抱着了腰肢的支撑着。
  「呜喔,呜呜喔……出,出来了呀!……」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发出了悲鸣。
  「没问题的,就算想要也出不来的喔。就是为了这样才用气球拴住的啊。」
  「会全部给你注入的,太太。就尽力痛苦的发出悦耳的哭声吧。」
  濑岛和长山粗声的大笑。
  每次压下粗大的帮浦,有理子双臀的颤抖都会变得更加明显,紧缩的咬着橡
胶管的肛门一阵阵的夹紧。这些动作都使的在一旁观赏的观众更加的高兴。
  咕噜的吞着口水的老闆,忘我的朝有理子的肌肤伸出了手。
  「喂,只能用看的喔。」
  长山将老闆的手拍开。
  「嘿嘿嘿,看到这么美好的屁股,我只不过……」
  恢复过来老闆不好意思的苦笑着。
  然后又马上的眼里佈满了血丝,被有理子的双臀给吸引住了。
  像老闆一样忍不住的想伸出手的三位客人,也惊慌的收回了手。
  「能现场看到这样的美女被浣肠,应该就已经觉得很幸运了吧。」
  长山对老闆和三位客人这样的说,粗声的大笑。
  濑岛慢慢的压着粗大的帮浦。然后当注入到巨大玻璃筒上五百CC的刻目时,
就暂时停了下来。
  「刚好五百CC了,有理子。接下来就是有理子之前所没有经验过的体验了
喔,呵呵呵,怎么样啊?」
  「不要!……啊啊,已经,已经不要了啊……饶了我吧!……」
  光只是被注入了五百CC就已经觉得是地狱了,想到还要再超越那样的量的
话,有理子就无法忍耐了。
  「什么啊,像这样美好的屁股的话,无论要注入多少都没问题的喔。呵呵呵,
真正有趣的从现在才要开始喔。」
  濑岛哧笑的说,在有理子的双臀上拍打着。
  ***********************************
                (3)
  有理子激烈的挥甩着黑发,玉珠般的汗水往四周飞洒。
  「饶,饶了我吧……」
  虽然粗大的帮浦还没再次的被压下,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又要将醋注入,让有
理子感到了生不如死。
  「那样的摇动着屁股,是在催促还要更多的浣肠吗,有理子?」
  「不要啊!……」
  「会一滴不剩的,全部注入进去喔。」
  濑岛又开始慢慢的压下了粗大的帮浦。
  在便意粗暴狂乱的有理子的肠管里,醋就像是形成了逆流要将便意压下似的,
咕噜咕噜的被注入。
  「啊啊!……呜喔,呜呜喔!……已经,已经不要了!……咿!咿!……」
  有理子已经连嘴都闭不起来了。颤抖和痉挛的程度变得更大,「咿!咿!」
  的断断续续的发出悲鸣。
  「怎样啊,有理子。已经注入了超过五百CC了喔。」
  「咿!咿!……帮,帮帮我啊……好痛苦!呜呜喔!……」
  「想要我帮你变得更舒服吗?」
  濑岛一边慢慢的压着粗大的帮浦,一边对有理子嘲讽。
  「呵呵呵,长山,去检查看看肉屄的状况吧。」
  濑岛一这么说,长山就高兴的点了点头,在有理子的前面蹲了下来。
  「咿!……不要啊……」
  长山的手在大腿内侧爬动的感觉,使的有理子扭动着腰肢的发出了悲鸣。
  但是,长山的手指就像是享受着有理子的抗拒似的,在媚肉的祕缝上描绘着,
分开后插入。有理子的腰肢惊吓的颤抖了起来,发出了呻吟,身体也颤抖着。
  「怎样,长山?」
  「开始发情了,老大。又湿又热的,简直就像是融化了一样。」
  长山把在有理子的媚肉探索的手指捻了起来。
  从指尖拉起了发出黏答答光芒的细线。
  「所以才用那么悦耳的声音哭着啊,呵呵呵。」
  濑岛轻蔑的笑着,这么故意的说。
  「啊啊!……」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更高声的哭着。不敢相信一边被醋大量的浣肠,还要一
边不断的受到这样恶劣的欺负。
  虽然被涂上了催淫媚药膏,可是有理子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会自动的
产生这样的反应。
  「呵呵呵,肉屄已经变得有感觉了的话,那么,浣肠这方面也要开始尽全力
的,大量快速的注入了喔,有理子。」
  濑岛这么说之后,使劲的压下了粗大的帮浦,一口气的注入了一百CC。
  「咿!咿咿!」
  就像是登上了绝顶似的,有理子高声的从喉咙里绞出了悲鸣,但是那很快的
就变成了苦闷的呻吟。
  「死,死掉了呀!……呜喔,呜喔喔!」
  「舒服的要死了吗,太太?那就让你更舒服吧。」
  长山简直就像是修车的工人一样,在有理子的双腿之间蹲了下来,突然的嘟
起了嘴吸吮起了媚肉。
  「咿咿!」
  有理子的腰肢摇摇晃晃的扭动了起来,穿着高跟鞋的双腿也无力的摇晃,挥
甩着黑发。
  「不要,不要!……住手啊!」
  长山就像是水蛭般不放的吸吮着,用嘴唇在媚肉的秘缝上探索着,舌间分开
了柔肉钻入后发出了声音的舔舐着。
  「啊啊,饶了我吧!」
  「呵呵呵,这样被舔着肉屄,浣肠也会越来越无法忍受了吧,有理子?」
  濑岛一边嘲笑的说,一边又更加的压下了粗大的帮浦。帮浦很快的就已经被
压到了巨大的玻璃筒上八百六十CC的刻度了。
  「咿!……不要!咿咿!……呜呜喔……」
  被长山舌头覆盖舔舐的媚肉,还有从肛门传来咕噜咕噜被灌入醋的感觉……
  使的有理子哭泣,呻吟,然后发出悲鸣。
  像是被那样的反应鼓催,长山的嘴捉住了有理子的女芯吸了起来,舌间将包
皮剥开后在肉芽上舔舐着。
  在身体的芯闪过的快美的火焰,与那粗暴便意的痛苦交杂在一起,有理子的
官能开始鼓胀了起来。
  「怎样啊,有理子?」
  「饶了我吧!……啊啊,可以,饶了我吧……咿!咿!……」
  「虽然嘴里这么说,可是怎么还被长山吸出了这么多的蜜汁了呢,有理子?
  下面已经像是洪水般的溢出了蜜汁了喔。「
  对濑岛的嘲讽,有理子已经没有回嘴的余力了。
  肉的快美和内脏的痛苦混合在一起,有理子已经变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呵呵呵,有理子果然是很有浣肠的价值啊。」
  濑岛将粗大的帮浦使劲的压下,一口气的注入了一百CC。
  「咿!咿咿!……」
  有理子就像是要绝息般绞挤着喉咙。
  「好,好痛苦!……呜喔,会死的……呜喔,呜喔……已经,不行了……」
  「终於到了一千CC了喔,有理子。不过不用担心会漏出来,所以还有很多
时间可以慢慢的注入喔。」
  「……好难受……呜喔喔,好难受……」
  濑岛得意洋洋的舔着舌头,在注入了一千CC后,又将压着帮浦的手停了下
来。
  长山也好不容易的让变得黏答答的嘴从有理子的媚肉上离开,脸上露出了得
意的笑容。
  老闆和三位客人,从刚刚就已经被震撼的发不出声音,失神般的被钉在原地
无法动弹的看着有理子。
  如果濑岛和长山不在的话,一定早就争先恐后的袭向了有理子了吧。
  「呜,呜呜!……」
  即使濑岛压着粗大帮浦的手停了下来,有理子还是低声的呻吟着,片刻也无
法停下来不动。
  「刚好吞入了一千CC的感觉如何啊,有理子?不过不用担心会漏出来,还
可以吞进去更多的吧?」
  即使濑岛这样的问,有理子也没有回应的余力了。
  有理子佈满了汗水的美丽容貌上,瞇着的眼角抽搐着,紧紧的咬着嘴唇,因
为已经超越界限的便意而失去了血色,浮起了鸡皮疙瘩。
  「不振作一点吗。像这样棒的屁股,这样的表现也太丢脸了吧,太太。」
  长山轻蔑的笑着,「啪!啪!」的在有理子的双臀上拍打着。有理子散发着
油光的臀丘,被打的往四处飞洒出了玉珠般的汗水。
  像是被注入了活力似的,有理子从喉咙发出了「咿!咿!」的声音,挥甩着
凌乱的黑发。
  (好难受!……一口气杀了我吧……)
  被用力的拍打的冲击,连内脏都引起了回响。
  「这样子只是个开始而已喔。才这样子的浣肠就要放弃的话,该怎么办才好
呢,太太?」
  长山又用力的在有理子的双臀上拍打着。
  濑岛只是得意的笑着,还是没有压下粗大的帮浦。
  「那就换个地方改变心情吧。有理子也想早点能够见到孩子吧,呵呵呵。」
  「老大,我们就去散步吧。」
  濑岛和长山互看了一眼,露齿的笑了。
  长山将把有理子手腕铐在背后的手铐解开,站在身旁用手环绕着了腰肢,也
将被卷起的超短迷你裙拉直,将赤裸的双臀遮住。
  「呜,呜呜……你们要做什么……」
  有理子绝息般的呻吟着。虽然被解开了手铐可是也没有反抗的力量。如果没
有长山扶着腰肢的话,已经没有自己站起来的力气了。
  「不是说要去散步了吗?就这样一边浣肠,一边走到运动俱乐部去吧。」
  长山让有理子拿着装着刑具的袋子,在耳边低声的说。
  「怎,怎么这样……不要,饶了我吧……」
  「嘿嘿嘿,你不想见到孩子了吗?还是说你想在这边全部的注入,然后让大
家看到你排泄的样子呢,太太?」
  「啊啊……那样子……」
  有理子失声微弱的摇晃着头。
  虽然卷起的超短迷你裙被拉直了,可是从裙裾下露出的橡胶管还是连接在濑
岛手里的粗大浣肠器上。
  濑岛将巨大的玻璃筒用西装外套包了起来,将浣肠器隐藏住。
  「呵呵呵,为了不要散步时太无聊,就继续的让你吞入醋吧。」
  「不要……啊啊,救命啊……」
  「要哭的话还太早了,太太。尤其是在外面哭泣的话,可是会引起骚动的喔,
呵呵呵。」
  濑岛高兴得意的笑了。然后用眼光对长山示意。
  长山露齿笑着的点了点头。
  「那么,该走了吧,太太?」
  「不要,这个样子!饶了我吧,好可怕……」
  有理子害怕的紧绷请双脚,可是却被手环绕着腰肢的长山强迫的走了起来。
  拿着巨大浣肠器跟在后面的濑岛,在不让橡胶管拉直的距离跟随着。
  「啊,啊啊!……呜呜喔……」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每跨出一步,即使不愿意也能够感觉的到那被打气
后膨胀起来的气球,那令人作呕的程度与便意一同鼓胀了起来。
  「不要……呜,呜喔……」
  软弱无力的膝盖和穿着高跟鞋的脚,一不留意的绊了一跤的趴倒在地上。
  但是,有理子的身体被长山抱住了腰肢的手,用力拉了起来后继续强迫的走
着。双手虽然哆嗦的发抖,可是还是抓着装满了各式各样刑具的袋子。
  像是感觉到在欢乐街里来来往往的人们,都在看着嘲笑自己的丑态,有理子
一点也不敢把头抬起。
  (啊啊,这种事情……讨厌,不要看啊……救,救救我啊……)
  有理子拼命的控制着随时都有可能「哇!」的崩溃的哭了出来的心情。
  「嘿嘿嘿,大家都在看着太太喔。快点,还不赶快走吗。停下来的话就会聚
集起一群人潮的喔。」
  长山恶意的在有理子的耳边继续的这么说。
  在街道上擦肩而过的人们,无论是什么人,都被有理子的美貌和那超短迷你
裙所散发出的妖艳气息,吸引的回头注视。然后察觉到了那从超短迷你裙下垂下
的橡胶管后,都露出了好奇的表情看着。
  从后面走来的人们,都笑咪咪的对有理子双臀的周围,还有那暴露出来的大
腿投以专注的眼神。在那中间也包含了色情用品店的老闆和三位客人。
  「那个老头,就这样把店丢下来不管了吗,嘿嘿嘿。」
  「都已经看到这里了,已经欲罢不能了吧。」
  长山和濑岛互看的得意的笑着。
  有理子疼痛的感受到,从前和后传来的尖锐的视线。身体无法控制的哆嗦的
颤抖着。
  「呵呵呵,也差不多又要想吞入更多的醋了吧,有理子?」
  在后面的濑岛故意大声的这么的说。
  (不要!在这种时候!……)
  正当有理子慌恐的回头看着濑岛的时候,粗大的帮浦就被大力的压了下去。
  橡胶管扭动的摇晃,醋咕噜咕噜的往有理子的身体里注入。
  「啊……呜呜喔……」
  不由得的发出了悲鸣,有理子惊慌失措的紧咬住牙齿。
  猛烈的便意就像是冲到了脑顶一样。
  有理子软弱无力的膝盖就像是被抽离了力量一样,就要崩溃般的倒在地上,
却被长山牢固的抱着支撑住。
  「太丢脸了吧,太太。迷你裙卷起来的话,会被大家看到的喔。」
  「呜喔……已,已经,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呜呜,我想要……」
  「嘿嘿嘿,想要在这边拉出来吗?」
  「不要……呜呜喔……」
  虽然很快的,濑岛压着帮浦的手又停了下来,可是的便意的痛苦却没有纾缓。
腹部咕噜咕噜的鸣叫,内脏也像撕裂般的鼓胀了起来。
  即便如此,有理子也不被允许就这样的站着不动。被长山的手抱着支撑,强
迫的继续的走着。
  「呜,呜喔……」
  有理子那紧紧的咬着嘴唇,被凌乱濡湿的黑发贴黏在脸颊上的美丽容貌,变
得更加悽绝的妖美。使的看着的人们的欲情变得更加的激昂。
  就像是被那景色所吸引,不知何时,有理子的周围已经远远的围绕着了十几
名男人。
  「呵呵呵,露出那样子的表情,只会让人越来越想要给有理子浣肠的喔。」
  赖岛这么的说后,又再次用力的压下了粗大的帮浦。
  ***********************************
                (4)
  有理子已经变得不知道要往哪里去的走着。被群集的男人们和路人投以好奇
的眼光注视着的这件事,也已经没有意识了。
  (……救,救救我啊……呜呜喔……)
  帮浦已经被压到了玻璃筒上一千七百CC的刻度了。
  「呜,呜呜!……呜喔……」
  有理子已经发不出声来,也无法好好的呼吸似的,变成低声的呻吟着。依靠
求救般哀求的看着长山,有理子的嘴唇只是哆嗦的发抖,无法说出话来,眼神也
变得空洞。
  「嘿嘿嘿,这感受很深刻吧,太太?老大的浣肠责罚很厉害吧?」
  「即使是在这样的户外也还是有人在看的,所以要小心一点啊,有理子。」
  长山和濑岛嘲笑的说。
  但是那样嘲讽的声音,有理子已经听不见了,只是发出苦闷的呻吟,站着的
停了下来。
  「怎么啦,不走了吗?」
  无论长山再怎么的拉扯,也无法让有理子的脚向前踏出,连以自己的力量站
着都做不到了。
  (到极限了吗。刚好一千九百CC,以这样作为开始,已经算是不错了。)
  「呵呵呵,两千CC也是个停下来的好地方。」
  濑岛用力的压下了粗大的帮浦,一口气的注入了一百CC。
  「呜,呜呜喔……」
  有理子翻起了白眼,全身激烈的痉挛。
  膝盖无力的弯曲,就在原地一只膝盖着地的蹲跪在地上。那姿势将超短的迷
你裙向上拉起,让有理子赤裸的双臀暴露了出来。
  有理子丰满紧实的臀丘的谷间,牵垂着一条橡胶管的状态,被周遭的男人们
看的一清二楚的。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更加投以好奇的目光,连路人也都停了下来。
  一瞬间就聚集了一群人潮。
  「糟糕了。」
  低声嘟哝的长山招了招手,很快的就开来了一台汽车,村井从驾驶座探出头
来,得意的笑着。
  车子将人群分开的驶近后停了下来。左右的将有理子夹在中间,濑岛和长山
急忙的搭上了后座。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就将目瞪口呆的男人们抛在后面的开走了。
  「都是因为太太没办法好好的站好,所以才会引来那样的人潮啊。把屁股那
样的露出来,是这么的想让大家看到吗?」
  长山一边这么说,一边将有理子的上半身倾向驾驶旁的座位。超短迷你裙的
裙裾后方卷起,暴露出高高顶起的双臀。
  「呵呵呵,像那样子在街道中继续浣肠的话,有理子觉得怎样啊?」
  濑岛也一边对有理子嘲讽,一边将巨大的浣肠器从外套下面取了出来。
  有理子只是呻吟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嘿嘿嘿,还是就这样安安静静,连嘴都动不了的让老大帮你浣肠比较好呢?」
  村井也一边开车一边嘲笑着有理子,伸出一只手抓住有理子的黑发,把头拉
起窥视。有理子苦闷扭曲的脸孔佈满了汗水,几乎无法呼吸,连泪水也流乾了。
  「怎么啦,不再用那性感的声音哭了吗,太太?光只是呻吟的话就没意思了
喔。」
  「在这里的话,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发出声音好好的哭泣喔,有理子。」
  濑岛在有理子黏答答发光的双臀上黏腻的抚摸着,然后又再次慢慢的开始压
下了粗大的帮浦。因为已经注入了两千CC,所以压下帮浦时,手上可以感受到
相当的压力。
  「咿!……不要,已经不要了!!……啊啊,呜呜喔!」
  像是已经处於半昏迷状态的有理子,反仰起了身体的发出了悲鸣。不顾正被
村井捉住了黑发,激烈的扭动挣扎了起来。
  「死了!……会死的呀!……」
  有理子的双手紧抓着前座,拍打着。
  「呵呵呵,果然就是要浣肠才会发出这样好听的哭泣声啊。就是这样所以才
要为有理子浣肠啊。」
  「已经,不要再进来了!……咿!咿!救命啊!」
  还是继续注入着醋的濑岛,就像是个恶魔一样。已经无法忍受的便意更加的
鼓胀了起来,因为这样下去会被折磨致死的恐惧而高声叫喊着。
  「呵呵呵……」
  濑岛脸上浮起了恶魔般的笑容,继续慢慢的压着粗大的帮浦。
  有理子「咿!咿!」的绞挤着喉咙,「呜喔,呜呜喔」的扭动着,然后身体
又喷出了更多的油腻的汗水。黑发变得湿淋淋的,湿透了的连衣裙也紧贴在肌肤
上。
  「不要啊……」
  不时的像是忍耐不着的样子,有理子发出了绝息般的悲鸣。
  「让,让我拉出来!……呜,呜喔……可以,让我去厕所了吧!」
  有理子不顾羞耻和形象的哭叫着。如果能够从要将内脏撕裂般的痛苦解放的
话,无论被怎么的要求都无所谓了。
  「想要拉出来,这就是高雅人妻所说的话吗,嘿嘿嘿。这么的想要让我们看
到你排泄的过程吗?」
  「要排泄的话就要先全部吞下去才行。还没吞完就想要出来,真是太丢脸了
吧。」
  长山和村井粗声的大笑。
  没有听进那样的嘲讽,又被注入了两、三百CC,如今有理子已经变得像是
要死了一样。
  肠管里塞的满满的撑起压挤着胃部,有理子只能从嘴里喷出呻吟,翻起了白
眼。
  「怎么啦,有理子。要更发出声音的哭泣才行啊。」
  即使濑岛这么的说,有理子也没有反应了。
  有理子的嘴像跳出鱼缸的金鱼般的张口喘气着,翻起了白眼的美丽容貌上冒
起了鸡皮疙瘩。
  无论是长山用力拍打着双臀,或是村井拉着黑发摇晃,有理子都只是失神般
的呻吟着。
  「变成这样子的话就没意思了。长山,插入肉屄看看。有理子应该又会发出
好听的声音哭泣了吧。」
  「就交给我吧,老大。」
  长山高兴的说,很快的就将裤子脱下取出了肉棒。那肉棒的健壮简直就像是
要将车顶顶破的耸立着。
  就这样的坐在后座,长山伸出了手,抓住上半身倾倒在驾驶旁座位的有理子
的腰肢,将有理子拉往自己的身上。
  濑岛也帮忙的将有理子的身体反转面向长山,跨坐在长山的腿上。灼热的龟
头顶在有理子的媚肉上,从下面开始渐渐贯穿。
  「呜,呜喔……你,你要做什么……啊啊……」
  有理子的声音颤抖着,一下子无法理解长山等人正要做什么事。
  「嘿嘿嘿,里面感觉起来很热啊。因为涂了媚药所以应该很轻易的就能进去
了吧,太太。还是,你是因为老大的痛苦的浣肠所以有感觉了呢?」
  长山更加的将有理子的腰肢拉近,利用有理子自身的重量,让肉棒慢慢的沈
入了柔肉。
  火热就像是融化了的柔肉窸窣作响的缠绕了起来。因为便意的痛苦隔着ㄧ层
薄薄的粘膜压迫,比起以往还要更加激烈的紧紧咬住。
  肉棒的前端突刺到子宫口的重击感,使的有理子向后弓起的发出了「咿!」
  的惊叫。
  「怎,怎么这样!……不要,不要啊!……」
  终於知道了正在发生什么事的有理子,在长山的上方发出了悲鸣。
  「嘿嘿嘿,肉屄明明就一阵阵紧缩的咬着,怎么可能会不想要呢,太太?」
  长山牢固的捉住了有理子的腰肢,轻蔑的笑着。
  「不要,不要啊!……好难受!……咿!咿!会死的呀!……」
  「果然又发出了好听的哭声了。呵呵呵,就是要这样的来对付有理子啊。」
  濑岛一边得意洋洋的笑着,一边把连衣裙给脱了下来,让有理子变得一丝不
挂的全裸,然后将手扭到背后用手铐铐住。
  「死了……要死了呀!……咿!咿!……」
  被灼热贯穿后,便意变得更加的粗暴。
  「呵呵呵,长山,要慢慢的折磨她啊。要让有理子发出悦耳的哭声喔。」
  「知道了,老大。」
  与长山满意的互相一笑后,濑岛就再次的开始压下粗大的帮浦,然后像是配
合似的,有理子被捉住的腰肢也被摇晃,从下面被突刺。
  「啊啊!……咿!咿咿!……呜呜喔!……」
  有理子向后反仰,不断的翻起了白眼。
  顶刺到了子宫口的肉棒,还有咕噜咕噜的被注入的醋……隔着一层粘膜前后
的共鸣着。
  「……死了……死了呀!……」
  「呵呵呵,这个特大型的浣肠器,就是为了要让有理子这样的欢悦,才特别
去订做的喔。」
  「太,太疯狂了啊……禽兽……啊啊,咿!咿!……」
  「说的没错,呵呵呵,我就是为了有理子的屁股而疯狂的喔。我可是一心只
想到要用浣肠的责罚让有理子高声的哭泣喔。」
  濑岛的欲情越讲越激昂,又开始用力的压下了粗大的帮浦。用一口气大量的
方式进行。
  配合着濑岛的动作,长山刺穿了有理子媚肉的肉棒的动作也变得激烈。
  「咿!咿咿!……」
  「很激烈吧,太太。好像真的要发狂了呢。肉屄也一阵阵的压挤着。胸部的
前端也都立起来了呦。」
  长山继续控制着有理子的腰肢,嘴里吸住了突立了起来的乳首,用牙齿轻轻
的啃咬着。
  「咿咿!」
  有理子翻起了白眼,身体不断的向后拱起。有理子在长山腿上跃动的腰肢,
不断的闪过了濒死般的痉挛。
  粗大的帮浦被用力的压着,瞬间发出了「叽!叽!」的声音,已经被压到底
了。
  有理子「咿咿!咿咿!」的,就像是登上了绝顶似的,从喉咙里绞出高声尖
锐的悲鸣。
  「一滴不剩的进去了喔,有理子,呵呵呵。虽然还想注入更多,可是……」
  虽然已经注入了三千CC,可是濑岛还无法觉得满足。
  「再过一阵子,就来实验看看到底可以浣肠到什么程度吧。」
  一边这么的说,濑岛一边好不容易的将嘴管从橡胶管上取下。橡胶管里因为
装有防止逆流的开关,所以不用担心注入的东西流出。
  虽然浣肠器已被取下,可是橡胶管还是从有理子的肛门垂挂着。长山的动作
也停了下来,就这样的深深的贯穿着有理子的媚肉。
  「老大,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就这样子吧,长山。就这样让身体连接的让有理子排泄吧,呵呵呵。」
  「这样也很有趣呢。」
  长山得意的笑着,更加牢固的抱着有理子的腰肢。
  有理子已经处於了半昏迷的状态。赤裸的身体软弱无力的跨坐在长山的腿上,
双眼紧闭着,牙齿咖搭咖搭的作响。全身就像是刚沐浴过似的佈满了汗水,玉珠
般的汗水不断的顺着哆嗦颤抖的肌肤滑落下来。
  从丰满的乳房到下腹都哆嗦的颤抖,像是风箱般的波动着。
  「村井,停下来。」
  濑岛这么说后,车子马上的就停了下来。
  已经穿过了运动俱乐部的门,在前往会所道路的途中。
  因为是在运动俱乐部的范围内,在道路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人影。
  「嘿嘿嘿,来吧,太太,就依你所愿的让你排泄吧。」
  长山小心翼翼的抱着有理子,走下车来。
  有理子因为手被铐在身后的原因无法抱着长山,只有被扶在双臀上的双手,
还有从媚肉下方垂直贯穿的肉棒,支撑在半空中。
  濑岛和村井蹲着窥视,可以看见丰满紧实的臀丘的谷间,从有理子的肛门像
尾巴一样的垂挂着ㄧ条橡胶管。然后在稍微前面一点的部位,湿淋淋的秘肉,完
全的吞入了长山漆黑的肉棒。
  「好像很好吃一样的吞下了长山的肉棒了呢,有理子。」
  「肉屄都已经湿透成那样子了,还一阵阵的抽搐着,什么要死了啊,救救我
啊的就省了吧,明明就很喜欢吧,太太?」
  濑岛和村井舔着舌头,得意洋洋的笑着
  「让,让我拉出来……求求你……我想要……」
  有理子睁开了空洞的双眸,就像是要绝息般的喘气着。那样的要求是多么的
淒惨这件事,早就已经没有余力去在意了。
  「嘿嘿嘿,要在这拉出来吗,太太?你是说排泄的时候想要被人看见吗?」
  对村井这样的询问,有理子只能忘我软弱无力的点了点头。
  看见那反应,濑岛、村井和长山三人粗声的大笑。
  「那么就让你拉出来吧,有理子。就这样让长山插着你的肉屄,尽情的排泄
出来吧。」
  「怎么这样……啊啊,不要,这样子连结着,饶了我吧……」
  「是要这样串刺着肉屄的拉出来呢,还是要继续的装下去呢,呵呵呵。」
  濑岛伸手捉住了橡胶管,将气球帮浦的拴给松开。
  瞬间,变成了强力的拴的气球内的空气泄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
  有理子的哭声激昂了起来,裸体哆嗦的颤抖,有理子的肛门也从内往外盛开
般的鼓胀了起来。下一瞬间,已经远远超过了极限的便意就将橡胶管和水柱一起
的喷了出来。
  ***********************************
                (5)
  有理子从左右被长山和村井抓着手臂,几乎是用拖的被带到了网球场。高跟
鞋已经不知何时在半路上脱落了。
  取而代之的在脚上被穿上了网球用的袜子和球鞋。除此之外还是全身一丝不
挂的全裸,手铐也被解了开来。
  网球场上并没有其他的人影,但津崎已经架设好了摄影机,做好了摄影的准
备。在那前面的长凳上濑岛铺好了毛巾,将从成人用品店买来的刑具一一的并排
着。
  「要从哪个开始用起呢,有没有什么要求啊,有理子?」
  「可以这样子选择处罚屁眼的道具,太太真是幸福啊,嘿嘿嘿。」
  「可以不用客气的对老大请求喔。」
  男人们这样的嘲讽的粗声大笑着。
  虽然眼看着这些可怕的刑具,已经精疲力尽的有理子,也只能无力的垂下了
眼。恐怖的醋的大量浣肠,已经万分疲惫似的抽取了身体中所有的力量,就像是
连理性和意志都被夺起了一样。
  变得苍白的美貌低垂着,赤裸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然后,就像是还残留着
便意的痛苦般的,不时的用手抚着腹部低声的呻吟。
  (禽,禽兽……不要,已经不要了!)
  虽然打从内心想这样的叫喊,可是有理子却已经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没了。
  村井让有理子的手握住了球拍,在网球场中站着。
  「今天要赤裸的打网球喔,太太。」
  「……我,我不想打……」
  有理子用啜泣般的声音说,微弱的摇着头。
  「弃权吗,太太。你不想见到就在旁边的孩子了吗,嘿嘿嘿。」
  「怎,怎么这样……啊啊,小由美……」
  孩子的名字不由得的脱口而出,有理子往托儿所的方向看去。就在数百公尺
之外的托儿所,由美应该就在那里吧。
  「今晚在地下的调教室,已经预定了要进行所谓的有理子的屁股的责刑了喔,
呵呵呵。」
  濑岛得意洋洋的走上前来。
  有理子的身体哆嗦的颤抖着。已经无法继续忍耐濑岛对肛门的折磨。好像真
的会被折磨致死一样。
  「让,让我见见孩子吧……那种痛苦的事情,已经做过了呀……可以,让我
见孩子了吧……」
  「想要见孩子的话就要打网球,嘿嘿嘿。但是不光只是打网球而已喔,老大
还想出了有趣的规则呢。」
  「…………」
  听着村井所说的,有理子的嘴唇就哆嗦的颤抖了起来。
  之前的网球,每输一局就要被浣肠的恐怖记忆,在有理子的脑海里苏醒了。
  有理子发不出声音的左右摇晃着头。
  濑岛得意洋洋的窥视着有理子的脸孔。
  「如果有理子赢了的话,就马上带你去见孩子喔,呵呵呵。但是只要输了一
局,就要对有理子的屁眼用这个……」
  濑岛所指的是硬橡胶棒。大小的程度从尾指般的宽度和二十公分的长度渐渐
的增大,一共有十支,最大的一支的直径差不多跟可乐有一样的大小。
  然后有理子每输一场,就要用更大支的来替代插入肛门。
  「那样惨忍的事……」
  有理子对那样过分的事情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种邪恶的事情到底要做到什么样的地步,濑岛才会感到满足呢?只是变本
加厉的折磨着令人作呕的排泄器官的濑岛,使的有理子几乎又要昏了过去。
  「还是弃权后被带到调教室去把屁眼撑开,又继续被浣肠比较好呢?」
  「嘿嘿嘿,那样子的话,在调教结束之前是见不到孩子的喔。尤其是老大啊,
没有人知道会调教多久才会结束的喔。」
  「要怎么做呢,太太?」
  濑岛、长山和村井,包围着有理子粗声的大笑。
  「……让我见孩子……啊啊,我会好好的打网球啊……」
  有理子用颤抖的声音说。虽然眼泪明明好像已经乾枯了,但是那声音里又再
次的传出了哭声。
  (啊啊,小由美……)
  有理子又再次的往孩子所在的托儿所的方向看去。
  「嘿嘿嘿,长山的程度你也是知道的吧,太太。要尽全力赤裸的奔走,好好
的加油啊。」
  「如果不那样做的话,马上就会用这东西插入有理子的屁眼的喔。无论如何,
我们都会觉得很有趣的。」
  村井和濑岛粗声大笑的说。
  然后濑岛故意似的拿起了最小一支,像是尾指般粗细的硬橡胶棒,在表面上
涂抹了润滑膏。
  长山手里拿着球和球拍,很快的就站好了位置。
  「呵呵呵,那么就让比赛开始吧,有理子。」
  一只手拿着硬橡胶棒,另一只手在有理子的双臀上黏腻的抚摸着,濑岛就像
是要注入活力般的用力的拍了一掌。那同时也是开始的讯号。
  「等,等一下……」
  喘气般的说,有理子再一次紧咬着嘴唇的抬头望天。然后紧握起了球拍,就
像是要鼓起已经被掏空了的力量。
  尤其是因为被大量浣肠的原因,有理子的膝盖已经变得软弱无力了,腰肢也
像是被塞入了铅一样的沈重。特别是肛门到现在都还肿胀的疼痛着。
  但是,为了与孩子碰面的有理子不能输球,露出了拼命的表情握紧了球拍,
已经没有在意除了球鞋之外全裸的余力了。
  「嘿嘿,开始认真了吗,太太?真是令人高兴啊。要尽力张开脚奔跑喔。」
  长山将球往地面拍了拍后,故意对有理子发了一球慢速的发球。
  但有理子还是使尽全力的拼命回击。
  「这样才对嘛。来啊,再更摇晃着胸部的跑起来,也要摇一摇屁股啊。」
  长山像是感到有趣的忽左忽右的击球,让有理子持续的奔跑着。
  外型美好的丰满乳房摇晃着,双臀和大腿上佈满了汗水黏答答的发光。与白
皙的肌肤形成了强烈对比的漆黑女性的茂密,在风中柔软的飘摇着。
  「啊,啊啊!……」
  有理子不停的左右的追着球跑,即使不愿意也得大大的张开大腿,专心的回
击。
  「嘿嘿嘿,如果用手指把肉屄给拨开来的话,长山说不定会愿意放水的喔,
太太。」
  村井恶意的在场边嘲讽的高喊。
  然后津崎也用摄影机拍摄着奔走中的有理子。透过镜头里看着有理子的姿态,
简直就像是猫捉住老鼠后慢慢的玩弄一样。
  「屁股要更张开点才行喔,太太。快啊,摇一摇屁股啊,嘿嘿嘿。」
  长山故意打出慢速的击球,感到有趣的让有理子忽左忽右的奔走。
  有理子紧咬着嘴唇回击,如今看起来就像是要哭了出来。无论如何都无法赢
球。
  「也差不多要决定胜负了,因为不能让老大等太久啊。要来了喔,太太!」
  「不要!……」
  在那么的叫时,长山强烈的杀球飞过了有理子的脚边。
  「嘿嘿嘿,十五比零。怎么样啊,太太。」
  村井大声轻蔑的笑着。
  「啊啊……」
  有理子咬着嘴唇,几乎要哭出来的摇晃着头。
  「所以才跟你说要更努力的扭屁股,摇动胸部,把双腿更大的张开的啊。」
  「这样下来,果然要用手指把肉屄拨开让长山分心,太太才有胜算的吧。」
  长山和村井对有理子嘲讽的粗声大笑。
  然后,长山又击出了慢速的发球,让有理子奔跑。让濑岛充分的看的愉快,
让津崎的摄影机拍摄更多好的画面后,就一口气的决胜负,然后这样的重複着。
  最后,长山以一记强劲的发球得分取得了第一局。
  「第一局,长山。嘿嘿嘿,第一局是太太输了喔。」
  「轮到我出场了喔,太太。赶快的把这第一根的肛门棒塞进去吧。」
  村井和濑岛得意洋洋笑着的走向了有理子。
  有理子的嘴唇哆嗦的颤抖,不经意的松手让球拍掉落到地上。绝望的漆黑笼
罩着有理子。
  「……不,不要啊!……」
  当濑岛把硬橡胶棒举到眼前时,有理子反射般的逃跑了。
  但是,长山却已经站在有理子的身前。村井也从后面逼近。很快的就被长山
和村井捉住,被带到濑岛面前,在网球场上四肢着地的趴着。
  「不要!……屁股,不要啊!……」
  有理子一边扭动着腰肢一边发出了悲鸣。
  「什么不要。刚刚不是说过输了的话就要这样做的吗,嘿嘿嘿。」
  「快啊,还不老大仔细的看看你的屁眼吗,太太?」
  长山和村井从左右将有理子的腰肢坚固的压住,将那丰满紧实的臀丘中像是
可以把手指吞没的谷间给拨了开来。
  有理子的肛门在濑岛的眼前暴露了出来。像是叙述被醋大量浣肠似的,还柔
软的肿胀着,恐惧般一阵阵抽搐的收缩。
  「呵呵呵,这样子把肛门棒插入的话,看起来是刚刚好的啊,有理子。」
  濑岛得意洋洋的窥视着,用指尖挖取了一些润滑膏慢慢的涂抹。看得出来的
紧张的收缩蠕动,有理子的肛门就像是在喘气一样。
  「饶了我吧!……屁股不要!……已经,已经不要了啊……」
  「可是明明屁眼却这样子的一阵阵抽搐收缩着呢,呵呵呵。」
  「住手啊!……只有哪个地方,饶了我吧!」
  双臀哆嗦的颤抖,有理子哀求着。声音里掺入了哭声。
  「因为会尽可能的往里面插入,所以要好好的夹住喔,有理子。」
  濑岛嘲笑的说,将硬橡胶棒的前端顶在有理子的肛门上,渐渐钻缝般的贯穿
了进去。
  「啊啊!……不,不要!……」
  「虽然嘴里说不要,可是有理子的屁眼却好像很高兴的吞进去了呢。」
  「饶了我啊!……啊啊,咿!……咿!……」
  渐渐进来的硬质的感觉,就像是要将肛门的粘膜灼烧的糜烂一样。
  虽然拼命的夹紧括约肌阻止穿入进来的东西,可是再怎么不愿意也知道是无
法阻止硬橡胶棒的前进。然而,如果松懈下来的话,如今又被像是不知硬橡胶棒
会被插入到什么地步的恐惧给支配着。
  「怎样啊,有理子?」
  即使濑岛这样的问,有理子也只能发出「咿!」的悲鸣回应。被叫做肛门棒
的异物插入肛门的恐惧的程度,使的有理子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硬橡胶棒的根部还剩下五公分左右的,被埋入了有理子的肛门里。
  「嘿嘿嘿,在橡胶管之后变成了肛门棒的尾巴吗。这不是与你很搭配吗,太
太?」
  「这样的尾巴会变得多大呢。接下来的比赛会变得更有趣了啊。」
  「长出了肛门棒的尾巴打网球,真是精采的画面啊。要好好的咬住喔。」
  长山和村井,还有在摄影机后方的津崎,一边窥视着有理子的肛门一边得意
洋洋的笑着。
  「啊啊……这样子……饶了我吧!」
  有理子一边哭泣一边挥甩着黑发。
  「那么就开始第二局吧,有理子。这次由我来当你的对手吧。」
  濑岛手里拿着球拍站在球网的另一边。
  「老大也很强喔,太太。尾巴还会不会继续长大,很快就可以决定了喔,嘿
嘿嘿。」
  「不要让尾巴掉下来喔。掉下来或是自己拔出来的话,就会马上把你带去调
教室喔。」
  长山和村井又让有理子手握球拍,从左右扶着手臂的让有理子站了起来。
  第二局开始了。这次是由有理子来发球。
  「啊啊……我,我做不到……」
  「要放弃比赛了吗,有理子。如果这样的话,那就要到调教室去进行正式的
肛门责罚了喔,呵呵呵。」
  「那,那样子……」
  有理子一边哭泣一边紧咬着嘴唇。因为肛门里被硬橡胶棒深深的插入,所以
完全的无法使出腰力。膝盖也无法停止的咖搭咖搭的颤抖着。
  不光只是全裸,像这样肛门内被插入异物,却又不得不被强迫的打网球的悲
惨程度,使的有理子几乎要崩溃的大哭。拼命的控制住那样的心情,鼓起全身所
剩力量的有理子挥动了球拍发球。
  「触网。连发球都打不进去吗,太丢脸了吧,太太。」
  「如果尾巴又变大的话,你打算要怎么办呢?这可是最细的一支喔。」
  村井和长山大声的对有理子嘲讽的说。
  绕到身后的话,当有理子发球时,就可以看见埋在那丰满翘起的双臀的谷间
的硬橡胶棒的黑色根部。那是使的有理子的裸体变得更加的妖艳的东西。
  「啊啊,要我做这种事情……」
  一心想要见到孩子,还有对被带去调教室的恐惧,使的有理子使出全力的发
球。虽然第二次的发球成功,但是却很轻易的就被濑岛击回。
  「啊……不要……啊啊……」
  追逐求得时候,有理子即使不愿意也会意识到肛门里的硬橡胶棒。每跨出一
步时硬橡胶棒都会微妙的移动,在肛门的粘膜上摩擦。
  而且下半身用力时,都会变得更加紧紧的夹住了硬橡胶棒。如此,脚就无法
如自己所愿的移动,也会不由得的停下了脚步。
  在这种状况下,一瞬间第二局也被濑岛拿下了。
  「太弱了啊,有理子。还是说,因为想要用稍微大一点的肛门棒来替代,所
以故意输球的呢,呵呵呵。」
  濑岛拿着第二支的肛门棒,得意洋洋的靠近。
  「……已,已经不要了……」
  虽然颤抖着嘴唇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有理子无法控制的崩倒在球场上大声的
哭了出来。
  「快点,把屁股撬起来。要换一支稍微大一点的尾巴了喔。」
  「而且比赛才第二局结束而已。如果还想换更大的尾巴的话还有很多机会,
现在只不过是刚开始而已喔。」
  长山和村井嘲笑的说,在有理子的双臀上「啪!啪!」的拍打着。
  ***********************************
                (6)
  有理子以自己的力量站在网球场上,也只能撑到第四局而已。
  「饶了我吧!……」
  「果然有理子还是逃不了被带到调教室的命运啊,呵呵呵。」
  「不要,不要啊!」
  又哭又叫的有理子被长山和村井抬了起来,带到了森林深处的古老别墅。那
恐怖的调教室就在这别墅的地下室。
  初次被长山、村井和津崎三人袭击的时开始,到现在已经是第三次的被带来
这里了,所以有理子十分清楚调教室的恐怖程度。从天花板和墙壁垂挂下来的铁
炼、内诊台和木马,还有架子上并排的各式各样的刑具……简直就是个拷问室。
  被带到了调教室后,有理子被面向下的放在了包着皮革的床上。手脚被紧绷
的拉开成了大字型,固定在四个角落的皮带将有理子的手腕和脚踝各别紧捆住。
  被拉直的手脚已经没有办法缩回,然后在腹部下被塞了一个垫子,将有理子
的双臀高高的抬起。
  「不要啊……这种姿势,不要!……放过我吧!」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的发出了悲鸣。
  被摆出这样的姿势又是要折磨肛门,有理子不用问也知道。就停放在一旁的
推车上,从成人用品店买来的各式各样令人作呕的刑具已经被并排的展示着,正
是接下来处境的证明。这些刑具全都是为了折磨有理子的肛门所准备的。
  「救命啊!……不要!已,已经不要了啊……放过我吧,求求你!」
  无论再怎么的哭叫,也无法挣脱捆着手脚的皮带,但还是摇动着头,使尽全
力的扭动着腰肢。
  「嘿嘿嘿,我不是说过了放弃比赛的话就要被带到调教室了吗?」
  「到了这地步,就由老大来彻底的处罚你的屁眼吧,太太。」
  村井和长山从左右身出了手抚摸着有理子的臀丘,搓揉的把臀丘的谷间给拨
了开来。
  黑色的硬橡胶棒还深深的贯穿着有理子的肛门。比最细小的尾指还要大,直
径接近了三公分左右。
  紧密的夹着那硬橡胶棒,有理子的肛门显露出了一阵阵抽搐般的蠕动。
  「呵呵呵,不错不错,很确实的夹着呢,有理子。」
  濑岛舔着舌头得意洋洋的笑着。
  在床上有理子大大的张开的双腿之间,有一块刻意被切取下来的空间。濑岛
在摆在那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有理子的双臀就呈现在眼前,肛门被长山和村井
的手给暴露了出来。
  濑岛在确认津崎已将摄影机准备完全之后,就对有理子的肛门伸出了手。
  「那么,就开始有理子的肛门调教吧,呵呵呵。」
  硬橡胶棒的根部被捉住,被缓慢的转动。一下往右转,一下又往左转,然后
又往右转这样的轮流着。
  然后又加入了轻微的抽送。
  经过了数次这样的重複之后,确实的夹着硬橡胶棒的肛门,已经变得适应、
融化似的等待着。
  「啊,啊啊……不要……啊啊!……」
  有理子的腰肢哆嗦颤抖的扭动了起来。每次硬橡胶棒的回转和抽送都被异常
的感觉袭击,使的有理子厌恶的哭了出来。
  「饶了我吧……啊啊……」
  「呵呵呵,看来已经变得很舒服了。就像是自己主动的将屁眼张开一样。」
  「不要,不要!……放过我!……」
  「怎样啊……呵呵呵,怎样啊……」
  才这样反覆了三、四分钟之后,有理子的肛门就已经对硬橡胶棒变得适应了。
动做变得顺畅,虽然只是抽搐般夹住的蠕动,但不时的还是可以观察到那像是融
化般柔软的程度。
  「已经变成这样子了啊,呵呵呵。已经迷上了肛门棒了吗,有理子?」
  「……不要……啊啊,不要啊……」
  「没错没错,就是要这样子忽紧忽松的喔。」
  濑岛带着节奏的将硬橡胶棒抽送着。
  「不要……啊啊,为什么,只对屁股……」
  有理子软弱无力的摇晃着头,不经意的说出内心的话。
  「嘿嘿嘿,老大可是对太太的屁眼情有独钟喔。所以要将越来越大的东西插
入,把太太的屁眼给扩张开来……」
  「至於为什么要扩张呢,我们可是一清二楚的喔。会很有趣的喔,太太。」
  长山和村井像是知道什么内情的轻蔑的笑着。
  「不要去想那些没意义的事情,有理子只要知道屁眼已经变得像是融化般的
柔软就好了,呵呵呵。」
  濑岛已经替换到了第五支的硬橡胶棒。直径又大了约一公分,总共差不多是
四公分了吧。
  那尖端抵住了有理子那变得融化般柔软,喘气般抽搐的肛门。
  「啊,啊啊!……」
  渐渐的将肛门的粘膜压开时,被撕裂般的疼痛袭击了。
  「好,好痛……住手,好痛!……」
  「要像是自己将屁眼打开的那样子做喔,有理子。用嘴巴呼吸。」
  「啊啊,啊喔……要裂开了……」
  将有理子的肛门充分的推开,渐渐的沈入的硬橡胶棒与粘膜摩擦着。
  「呜喔……呜喔……」
  牙齿紧紧的咬着,黑发纠缠的贴黏在摇动的美丽容貌上,有理子在床上挣扎
的想要朝上滑动的逃跑。
  一瞬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腰肢苦闷的扭动了起来。
  硬橡胶棒一点一点的沉没了进去。
  有理子美丽的容貌变得通红,背部也痉挛了起来。
  「呜,呜喔……」
  「呵呵呵,可以感觉到已经进去了吧,而且屁眼也没有裂开喔。」
  「……不要……」
  有理子因为肛门被硬橡胶棒贯穿,身体变得完全无法动弹。
          简直就像是被打桩的固定在床上
  濑岛慢慢的回转,然后抽送着硬橡胶棒。
  「啊啊!……住,住手啊!会裂开的呀!」
  有理子「咿!咿!」的从喉咙绞出了悲鸣声。
  但是,被撕裂般的痛苦接下来就像是被包围在糖浆中,渐渐的变得淡薄,渐
渐的变得适应,给有理子带来了一种恐惧感。
  「啊,啊啊……饶了我……」
  「嘿嘿嘿,感觉已经变得很舒服了吧,太太。身体是很老实的喔。」
  「怎么会……啊啊……」
  有理子摇晃着头。
  厌恶的想法,也被肛门里被搅拌的异样感觉给吞没了。
  硬橡胶棒被大幅度的抽送,一旦被拔出来之后又再次的贯穿这样重複的进行
着,使的有理子的喉咙里绞出「咿!咿!」的悲鸣。
  「这之后,第六支也插的进去吧,有理子。不过直径又会增加一公分了喔…
  …「
  「不要!……不,不要再继续了,啊啊,不可能的!……会裂开的呀……」
  惊吓到的有理子的肛门紧紧的夹住了硬橡胶棒。
  就像是嘲笑那样的反应,濑岛继续将硬橡胶棒回转,抽送。
  「啊,啊喔……不要,不要……住手……」
  「看吧,有理子的屁眼,已经变得这么丢人的柔软了喔。」
  「不要,不要!……」
  有理子呻吟着,「哈啊!哈啊!」的吐出的气息就像是火烧般的闷热。
  硬橡胶棒顺畅的动作,使的有理子赤裸的身体黏答答的发光,哆嗦的颤抖。
  「呵呵呵,真是了不起的屁眼啊。有理子的屁眼,已经是属於我的了。」
  濑岛一边操纵着硬橡胶棒,一边高兴的笑着。
  濑岛耐心的,充分的运用时间。
  不希望太冲动的勉强,伤到了有理子的美肛。
  如果慢慢的扩张的话,这样也可以长时间的享受乐趣。
  「啊啊……」
  有理子像是要将脸藏入床上的皮革里般的喘息。
  虽然痛苦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却无法忍受肛门被搅拌的感觉。在令人作呕感
觉的底层,不可思议的陌生的疼痛永了起来,将全身的肉融化。
  (不要……这种事情……啊啊……)
  有理子不敢相信那种鼓胀起来的妖性的感觉。
  但是,当第五支的硬橡胶棒被拔出来时,恐惧感又回来了。
  「……不要,不要啊……啊啊,不要再用更大的呀……太勉强了……可,可
以饶了我吧……」
  「呵呵呵,比这更大的会太勉强了吗,有理子?那么……」
  「啊,啊啊……」
  取而代之的被压在有理子的肛门上的,并不是第六支的硬橡胶棒。那是更细
更冷的感触,有理子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一样的,发出了悲鸣转头向后看。
  自己的双臀被长山和村井从左右捉住,将臀丘的谷间确实的分了开来。
  然后,被顶在那谷间的是巨大的玻璃筒,是刚刚那有一公升瓶数倍大的浣肠
器。
  「怎么这样!……不要啊!不要那样做啊!……住手!」
  有理子的裸体一瞬间的变得僵硬,立起了寒毛。
  那巨大的浣肠器恐怖的程度,刚刚已经几乎要死去般的领教过了。有理子的
身体咖搭咖搭的颤抖了起来。
  「不要!……只有那不行啊,不要啊!」
  「呵呵呵,应该没有那么的讨厌吧,这可是有理子专用的浣肠器喔。」
  「不要,不要啊!」
  有理子哭叫着。
  「为了能够插入更粗的肛门棒,所以必须用浣肠让太太的屁眼松开来啊。」
  「嘿嘿嘿,所以这次不是用醋而是让你吞入甘油的原液啊。这样就会让屁眼
像是融化般的更加的张开的喔。」
  长山和村井粗声的笑着说。
  粗大的帮浦被压下后,甘油原液就咕噜咕噜的开始被注入。
  「啊……啊啊!……不要啊……可以,可以住手了吧!……」
  有理子发出了悲鸣,咬着嘴唇将脸向后仰起。
  被醋大量浣肠和硬橡胶棒狠狠粗暴的搅拌过的有理子的肛门和肠襞,渗入了
甘油原液。很快的便意就鼓胀了起来,有理子紧咬着的牙齿,咖搭咖搭的作响。
  「不要,不要啊!……救命啊,太可怕了啊!」
  「呵呵呵,有理子像这样害怕的哭泣的样子真是令人忍受不住啊。」
  濑岛使劲的压着粗大的帮浦,迅速的注入原液。
  但是只注入了两百CC之后,就放开了帮浦。
  然后取来了第五支的硬橡胶棒,又渐渐的埋入了有理子的肛门里。
  「啊啊!……怎么这样……不要,不要!」
  有理子摇摇晃晃的扭动着腰肢。
  硬橡胶棒一压入了肛门里,就使的便意一口气的鼓胀了起来。就像是成为了
便意的堤防一样的硬橡胶棒,深深的沈入了有理子的肛门后,又再次的被回转抽
送。
  「不要!……啊啊,不要啊!」
  一瞬间有理子的裸体上又喷出了油腻的汗水。
  「被浣肠,然后又被这样的搅拌,很受不了吧,太太?」
  「因为老大会不断的浣肠然后这样的搅拌,所以太太只要去关心屁眼会变得
多么融化般的柔软就好了。」
  长山和村井一边得意洋洋的窥视,一边恶意的对有理子嘲讽。
  濑岛也得意洋洋的笑着,有规律的操作着硬橡胶棒。
  然后又突然出其不意的,用粗大的浣肠器的嘴管顶替了硬橡胶棒插入。
  「怎么这样!……啊,啊喔……呜呜嗯!……」
  「呵呵呵,要好好的吞进去喔,有理子。正在大量的灌入呢。」
  「呜喔!……呜呜喔……」
  又一口气的被注入了两百CC,使的有理子苦闷绝息般的呻吟着。被硬橡胶
棒搅拌了之后,甘油的原液就变得更加的难受。
  注入了两百CC之后,又轮到了硬橡胶棒。
  「不要……啊啊,呜喔……要漏出来了……」
  「漏出来也没关系喔,有理子。就是为了要将屁眼张开啊,呵呵呵。」
  「不要……不要!……」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挥甩着黑发。
  渐渐的扭动潜入的硬橡胶棒,恼乱着有理子的内心。在被便意粗暴狂乱肆虐
的肠管里深深的掏挖,更加的使的便意膨胀了起来。
  然后又往浅处抽了出来时,连带着便意也几乎就要「噗!」的喷了出来。
  「啊,啊啊!……漏出来了呀!……」
  无法控制的有理子开始像下雨般的泄出。
  濑岛却不介意的又将硬橡胶棒插入有理子的肛门后搅拌着。
  「呵呵呵,漏出来的话就继续的浣肠,接着再好好的搅拌喔,有理子。」
  濑岛好像感到十分的高兴。对於将有理子的肛门张开很有自信。
              (第六章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